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环保项目

环保政策热遭企业吐槽虚拟的嵬峨上

发布时间:2018-10-26 19:36:48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阅读:0

环保政策热遭企业“吐槽”:虚拟的“嵬峨上

财政部力推PPP模式,环保部起草政府购买环境公共服务的指导意见,发改委研究制定第三方治理的改革措施……环保政策密集袭来,环保产业形势一片大好时,环保企业似乎迎来了春天。

然而,笔者采访了解到,企业反应却出奇的平静。7月19日,在2014中国环保产业高峰论坛上,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戴日成道出了很多企业的心声:“如果不打开枷锁,让市场去说话,再多的环保政策也是虚拟的‘高大上’。”

枷锁都有哪些?价格是其中之一。戴日成表示,一谈到自来水价格,政府立马头疼,马上上升到民生问题和安全问题,但水价这么低,让环保企业如何去做呢?

在环保领域,政府应该做什么?环保部科技司副司长胥树凡认为,环保企业其实并不需要政府给予多少财政资金的支持,关键是要建立一个公平、竞争的市场环境。

政策利好

“今年年初的财政工作会议上,三个半天中有一个半天是楼继伟给全国财政系统做PPP的动员和培训。”7月19日,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如是说。

PPP与环保产业有何关系?在贾康看来,PPP可以把民间资本引入过去只有政府才能做的领域里,如公共工程、基础设施等,而环保产业恰好是其中之一。这样一来,环保企业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得以打开,环保产业也将迎来很好的机遇。

财政部力推PPP,发改委也不甘落后。在当天论坛上,国家发改委环资司副司长马荣表示,目前由发改委牵头,正在研究制定第三方治理的改革措施。作为第一批中央重大改革措施,该项工作预计今年年内完成。

胥树凡也表示,随着国家在环保方面的投入大幅度增加,环保部也正在起草关于做好政府购买环境公共服务的指导意见,已经征求了各方面的意见,预计很快会发布。

他解释说,过去,政府花钱购买很多设备,但是其治理污染、改善环境质量的作用可能不一定很明显。如今,通过政府购买环境公共服务,政府不再买设备、工程,而是买一个实实在在的环境质量,政府的投资效益大大提高。

金州环境集团有限公司总裁蒋超表示,与以往相比,当前环境政策最大的不同是“各个部门都重视了”

环保政策热遭企业吐槽虚拟的嵬峨上

。如今各部门都行动起来了,这将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在此政策利好下,胥树凡预测,我国环保产业将进入又一个发展的高潮期。环保产业的领域,环保服务的范围、方式和商业模式,资本渠道的开拓,以及政府环保政策的取向等都将发生巨大改变。

企业冷对

面对突然热起来的PPP,苏伊士环境集团中国区执行副总裁孙明华却颇感奇怪。她说,10年之前她就讲过PPP,但大家听了也没觉得怎么样。今天突然间财政部、发改委开始提了,于是各个方面就都在做。

而第三方治理,国外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做的,但中国则不是,比如中石油、中石化都有自己的环保企业,子公司做母公司的业务,结果使得政府难以监管,治理质量也很难保证。

国电清新董事长张开元也对这种“伪第三方治理”深有体会。他说,脱硫领域是第三方治理的先行者,早在2008年就开始了,这方面国电清新受益匪浅,但也遇到了一些困难,主要是排污企业不愿意开放市场。他们认为有利可图的,会当成一个利润来源,交给自己的子公司做;他们认为做起来会亏本的,才拿出来给第三方公司做。

张开元甚至曾向发改委建议,脱硫脱硝的补贴力度不要再加大了。因为如果补贴力度继续加大,所有的治理项目都变成了盈利项目,污染企业就更不愿意拿出来了,市场就变没了。

而且,在中国,第三方治理项目还存在风险。孙明华表示,在很多园区,环境企业都是作为第一批企业被引进的,然后再当做招商引资的优惠条件吸引其他企业。但如果这个园区发展不起来,或者园区为了吸引其他企业牺牲环保企业的利益,环保企业的前期投资就会出现很大风险。另外,环保企业还要对整个园区的环境承担,随着国家监管越来越严,这方面的法律风险也在逐渐加大。

此外,戴日成还表示,中国的环保企业有两个枷锁:一是价格,之所以多年来供水的安全形势越来越糟,并不是说供水企业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,而是水价太低了,束缚了企业的服务水平;二是标准,只有高标准才能催生新技术、新服务,“过去我们觉得空气形势不错,因为那时候只有PM10,美国人搞了PM2.5,我们才知道了雾霾。”戴日成说。

戴日成认为,如果这两个枷锁不打开,仅凭PPP模式和第三方治理,环保企业还是做不大。

政府该做什么

在桑德环境资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文一波看来,要想解决好环境问题,政府首先要有所作为。现在很多时候,官员遇到环境问题都是“绕着走”。例如,发生垃圾焚烧邻避事件了,总有地方政府表态“如果老百姓不同意,我们就坚决不上”,然后再在民众看不见的时候乱埋乱填,这种官员反而颇受百姓欢迎。

其次,政府要有长远的目光。杭州锦江集团总经理王元珞表示,杭州的垃圾无害化处理曾经走在全国前列,很早就有4个垃圾焚烧厂,能解决掉全市50%的垃圾。后来,领导频繁更换,由于官员任职都是短期的,只要在自己任期内没有垃圾围城的迫切问题,很多人就不去考虑长远的垃圾处理问题。而与此同时,在高速的城市化进程当中,杭州的垃圾产生量却增长飞快,1998年时只有2000吨/日,到如今已经突破10000吨/日了。这时候政府再急切地启动垃圾焚烧项目,加上沟通不畅,最终就导致了群体性事件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