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环保家居

世界能源总量并不固定

发布时间:2019-02-27 18:18:30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阅读:0

世界能源总量并不固定

我认为如今的能源安全可归结为两个问题。首先,如何保障世界贫困人口的能源安全?全世界目前有30亿人口缺乏能源,很多人甚至用不上任何能源。如果有人问他们的能源安全问题是什么,他们会说,我希望有电灯泡,能在睡前读读书等等。中国虽然已经摆脱能源紧缺困扰,但中国是亚洲大国,若想在未来更加强大,必须意识到亚洲能源短缺是个大问题。

全球“撑死”的人多于饿死的

中美两国是两大世界能源生产国和消耗国。美国人均能耗量远高于中国人均能耗量,但是中国人口众多,因此中国消耗的能源总量高于美国。因此,中美两国必须努力减轻全球能源安全负担。

二战是如何开始的?日本为何侵略中国、印尼、蒙古

世界能源总量并不固定

?因为日本需要能源。日本是岛国,没有煤炭、天然气和石油,并且人口众多。因此日本需要扩张、侵略。由此可见,能源可能导致冲突。我认为,当前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在保证世界和平,避免局部能源冲突条件下实现亚洲发展。因为能源冲突的结果是引发战争,让很多人在战争中丧命,经济遭到破坏。但冲突双方如果合作,将会达到双赢。

事实上,我不认为世界能源总量是固定的。曾经有人认为世界上的食物即将耗竭,如果人口数量继续增长,将闹饥荒,因为地球无法供养这么多人口。但据我所知,去年因食物摄入过多而死亡的人数,超过因缺乏食物而死亡的人数,这种情况是历史上首次出现。以美国明尼苏达州为例,几年前,没人将其视为能源产地,然而如今,明尼斯达州是美国第二大能源生产州,产量超过加利福尼亚州和阿拉斯加州,仅次于得克萨斯州。我们需要摒弃世界能源总量是固定的这种想法。通过携手合作,中美能够开发更多能源,提高能源使用多样性。

亚洲国家靠电连通起来

我们还需要能源来帮助很多人脱贫。当他们变得富裕时,会发生有趣的现象——他们虽然消耗更多能源,但是他们受教育程度更高,更具创新性,他们能够发明以更低能耗创造更高经济价值的方法。

如今,我们上班都要消耗大量能源。乘地铁或者驱车走高速(可能堵车),之后到单位开始工作,下班后再一通折腾回到家。其实,我们或许在家里的电脑前就可以做同样的工作。在耗能完全不同的情况下,我们能创造同样的经济价值。

因此我们需要思考解决方法,需要依靠创新者、投资者而非政府。美国页岩气革命与美国政府几乎毫无关系。开发者是独立的油气公司,政府几乎无任何贡献。我们需要意识到,能源问题的解决之道可能来自我们每一个人,不要总想依赖政府或联合国来解决问题。这是我们每个人的。能源问题日益全球化,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天然气、煤、石油参与全球贸易。我们还发明了跨国电,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借电连通起来。随着能源的全球流动,国与国之间的相互依赖将逐渐增强,因此也就需要国家间加强合作以保障能源安全。

中国天然气比美国贵太多

我认为,现在有三种错误想法威胁着能源安全。

第一种错误想法是认为能源即将耗尽。这个观点很容易引起冲突。以中国的南海问题为例,南海周边多国都宣称拥有南海主权,这就是个零和博弈。但如果各方共同开发南海资源,就会取得双赢。

第二种是关于气候变化的,认为应该停止使用烃类燃料。我们承认二氧化碳确实引起了一些反常的自然现象。但因此就要停止使用烃类燃料,减少能源使用量吗?实际上,这种观点等于认为人类是地球的敌人,是破坏地球的罪魁祸首。那么符合逻辑的解决方法就是减少人口数量。但如果我们认为人类是有益的力量,能够创造、改进技术,气候变化导致的灾难就可以避免。

第三种是认为目前的全球能源体系很合理。事实上,由于欧佩克国家需要越来越多的钱来支撑国家财政,因此石油价格越来越高,天然气价格也随之升高。这对中国、日本和韩国等东亚国家不利。如今,东亚的油气价格远高于世界其他地区,中国的天然气价格就是美国的4.5倍。我称之为“买的是水,花的是香槟的钱”。这是个结构性问题,石油消费大国必须通过合作解决。

油价影响美国总统大选

美国是世界的一部分,当石油价格上涨时,我们也会像其他国家一样付出代价。2011年,由于利比亚内战,石油价格每桶上涨了25美元。而石油的市场是全球性的,每个人都需要付同样的钱。所以,无论产生问题的地点是否在中东,我们都受到了惩罚。中国朋友们问到,当美国的石油供应能够自给自足时,你们是否会放弃中东?我回答说,怎么可能!如果我们主动放弃中东,中东问题也会缠上我们。我们是如此依赖汽车、廉价的汽油,所以如果油价在总统大选前上涨,那总统在大选中几乎铁定失利。

当全球油价上升时,美国将陷入衰退。然后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?中国也将会陷入衰退。因为美国将没有足够的钱来购买中国的产品。所以,减少冲突、帮助越来越多的穷人脱贫、解决世界各地的能源匮乏问题,是保障美国的利益所在。而与中国合作、分享我们的技术,也是保障我们的利益所在。我们希望中国对美国更加开放投资、减少一些外国投资上的障碍,这样中美两国都将获益。

标签: